夜间
落秋中文 >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> 第715章 神文(一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https://www.cengdeng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大乾与大永刺杀他们的皇子了,他们怎可能不刺杀大乾与大永的皇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诸多皇子之中,自己也算是一个极好的目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管受不受父皇宠,至少自己位高权重,与一般的皇子还是不一样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刺杀自己,对大乾造成的影响更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喝一口茶,放下之后,脸色沉肃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也轻啜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祥忍不住说道:“大师,父皇到底在想什么!我实在猜不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放下茶盏,摇头道:“王爷你又自寻烦恼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我就是忍不住。”楚祥道:“七哥明明做了错事,为何一直不追究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追究不追究,自有圣裁。”法空道:“你这个九门提督与神武府的府主管不到的,不在其位不谋其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这也太……”楚祥忍不住来气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摇头微笑,探手将两块铁板收入时轮塔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信王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的事,可骨子里的侠气难以压抑驱除,眼里还是揉不得沙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祥喘着粗气,恨恨一拍石桌,茶盏震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徐青萝端着点心轻盈而来,看到他这样,疑惑的看看法空,又看看楚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祥摆手:“青萝,没什么,我跟你师父发发牢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也就跟法空说说这些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他人是断然不能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妃许妙如那边,他不说是不想让许妙如担心,反正也解决不了问题,何必惹她不痛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他人跟前,他如果说了,那便是把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皇上不满,心生怨尤,这便是罪过,天家无父子,即使是皇子,也是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皇帝如果听到了,一定会降罪,从而削弱其权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他只能跟法空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所交朋友之中,也就法空最让他放心,可以畅所欲言,不必有所顾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摆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徐青萝轻手轻脚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道:“王爷,你该知道,皇上行事向来是出人意表,奇峰迭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楚祥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道:“如果七皇子真有问题,皇上会宽宥不追究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应该不会,所以才让我不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定是别有内情。”法空道:“至于有何内情,那便不是我们能随便揣测的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现在笃定别有内情,楚雄一定酝酿着什么筹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祥若有所思,慢慢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是被气恼所遮掩,一直没有深入的去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道:“我们最好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免得露出破绽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道理!”楚祥用力点头,腾的起身:“那我便告辞,……大师有暇过来王府喝酒,王妃说好久不见大师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笑着答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确实有一阵子没去信王府了,一直忙碌不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或去大永的永空寺,或去灵空寺,或去大云的金刚寺别院,或者回金刚寺看看师祖,回药谷看看药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或再去明月庵看看莲雪与小白,或者去见宁真真与李莺及许志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须臾便到,可时间还是不够用的,忙碌得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不是能在时轮塔里修炼,他的时间还真是不够用的,没时间修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今晚吧。”楚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失笑:“这般急?……王妃可是有什么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楚祥摇摇头:“她没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点头:“行吧,那便今晚过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让王妃做几道好菜。”楚祥笑道,合什告辞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时轮塔亮了又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皱着眉头出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试验失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办法将遁天令的花纹应用于自己的小西天极乐世界之中,仅仅只能做成遁天令而已,不能更进一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原本的计划是将遁天令往前推进一步,令其效果放大,扩大其范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令它融入小西天极乐世界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世间再无人能感应到它的存在,而且小西天极乐世界笼罩范围内,天机推衍是没用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便如笼罩于混沌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惜,最终还是没能达到目的,即使放大了铁牌,将花纹刻了数套叠加在一起,还是没办法做到融入小西天极乐世界,笼罩整个小西天极乐世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做不到这一点,即使做成更多块的遁天令,对他而言还是失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现在的他来说,完善小西天极乐世界更重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能让遁天令融入小西天极乐世界,他将对天地的感悟更深一层,五行境又往前推进一大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如今,如意算盘没能打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遁天令便是遁天令,只能笼罩自己一人,即使更大的铁牌雕上更多的花纹也一样只能笼罩一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一起带过来的那块陨铁板,确实不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即使雕刻上奇异的花纹,还是没办法令其具备干扰天机的效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他也并非一无所得,也有收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关键便是先前得到的那块黑铁牌,那上面也有微不可察的花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寻常的心眼观察不到,有金睛才能看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一块黑铁牌是得自天海剑派,经过他仔细研究之后,最终发现与遁天令一脉相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遁天令更加精妙,天海剑派得来的那黑铁牌差了一筹,效果当然也就差了一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差了这一筹,那么就能形成压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与遁天令一脉相承,那么很可能是出自遁天阁,那位被林飞扬傅清河所杀的戚蓉蓉到底有何来历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马上又抛开这个,被一个更重要的事实吸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便是遁天令的花纹是能简化的,既然能简化,那遁天令是不是另一个简化版本?


        

是不是有更高一层的遁天令存在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于是出现在精舍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精舍的院子,余百龄与朱千峰他们八人已经分散开,有的在研究花圃,为何这么冷的天气,还是百花齐放,委实违背了自然的规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时候,他们应该是缩起来冬眠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偏偏毫不畏惧寒冷,傲然绽放,争奇斗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的在练功,专注练功,不理会其他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的在读书,摇头晃脑,沉浸其中不可自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的在下棋,面红耳赤,冥思苦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各忙各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让徐青萝啧啧赞叹,觉得这帮老头还真够心大,在这般环境下竟然能自得其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刚进来的时候,明明是极愤怒压抑的,还有不服气,非要闯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一天之后,他们已然迅速调整好了心态,处之泰然,既来之则安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让她好好学一学这种心态,上善若水,顺其自然,随波逐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徐青萝修为强,而且太过聪明,觉得一切皆在自己指掌之间,智珠在握,便产生一种人定胜天的傲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要不得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知道命运之莫测,人只要有七情六欲,在命运跟前便是弱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们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随着武功越来越强,觉得自己越来越能主宰命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要想着去主宰命运,而要想着主宰自己,这才是真正的人定胜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到法空出现,余百龄出现迎接,合什淡淡道:“大师佛驾光临,真是蓬荜生辉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听出他的讽刺,不在意的微笑:“诸位前辈呆得可舒心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表面的客气还是要有的,至少他们都过了百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舒心。”余百龄淡淡道:“地方太小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笑道:“今天之后,诸位可以随意进出精舍,只要不出外院的大门即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果真?”余百龄双眼一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微笑道:“贫僧说话何时不算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就不怕我们趁机做乱?”余百龄沉声道:“真要逼急了我们,那便挟持了人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笑起来:“诸位还是有逃走的机会,不管什么办法,尽管一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余百龄露出冷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来大乾之前,虽然目标是皇后,但知道要刺杀皇后,法空便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皇后是在灵空寺,而灵空寺的住持是法空,灵空寺便是法空的地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法空的地盘上刺杀皇后,便与杀法空无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细细了解法空,那便是自取灭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在来之前,对法空已经有了深入的了解,知道法空的性情沉稳无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行事稳稳当当,如果没有把握,绝不会做,一旦做了便是有十足的把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法空说可以在金刚寺外院内自由行动,那便是有十足的把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等人绝没有机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甚至懒得试,何必浪费机会!


        

机会往往出现在不经意间,自己需要打起精神,时时刻刻留意,做好准备,一旦机会来临便断然出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道:“我有一事不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必问了,我不会说。”余百龄沉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笑了笑:“几位前辈身上的遁天令,恐怕不是最强的遁天令吧?遁天令一共有几层?三层,还是六层,或者是九层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余百龄发出冷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心下暗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遁天令的层次是秘中之秘,外人绝对不知道的,他怎么可能知道?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绝非遁天阁高手透露出去的,否则他不可能只知道有层次分别却不知道有几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他是怎么知道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是猜到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几乎不可能,因为很难有人想到遁天令会分层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是怎么知道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面露赞叹神色:“遁天令上面的花纹确实神妙,神乎其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花纹为何能混淆天机?


        

自然是涉及到了天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天机是时间空间之奥妙,涉及到世界的运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精研这些花纹,以让他对世界有更深刻的认识,对小西天极乐世界助益极大,修为也水涨船高,五行境推进了一大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隐隐看到了五行境的巅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进境如此之快,原本以为金刚不坏神功会更进一层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余百龄丝毫没有觉得自豪,反而一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法空和尚竟然看得懂神文!